葳蕤verdant

今天也在吸汤姆·希德勒斯顿先生

秦晋之好彩蛋三

         快比正文还长了,但是我写的蛮开心的,正文是高三写的,后来翻到觉得有些感动,但我对二广受是真爱,从初中萌到大学,粮太少了只好自产自销,我觉得二广的人生是很理想的那种,活得骄傲死得体面,他的的确确有颗大好头颅。二广是我的真男神,他阴狠俊美,有政治家的雄心,也有诗人的感性,二凤的形象把握觉得没有对二广那么容易,但我觉得两个人的感情是分庭抗礼的,二凤除了宣传的那种圣母形象外,也是有杀伐果决的狠辣和征战的那种霸气的,他的话我会多看相关资料来完善的,他是我第一个有认知的皇帝,但是全面了解他还需时日。我有了灵感就会更的,因为很爱这对cp啊,以后也会开别的长篇。其实都广我也蛮萌的,但是都广最有名的《非宇》没更完我实在很心塞😂😂😂,段子什么的走起吧~
         8.吃醋(我觉得香蕉桑概括的属性太萌了)
        李世民觉得自己太对不起房玄龄的夫人了,他现在想给当初的自己两耳刮子,人家两口子日子过得好好的,房夫人善妒就善妒,也没有碍到他什么事,他非要吃饱了撑的给人家塞小妾进去,还拿吃醋吓唬人家妹子,他觉得自己的报应来了。
        真是怕啥来啥,他们之前都不认识体特班的人,运动会之前,学生会都会开会,会议上杨广和一名体特班的学弟相谈甚欢,他叫宇文成都。李世民有些绝望了。丫虽然历史上不存在,但是杨广看小说的时候着实挺喜欢他,嚷嚷想收这么一个保镖,结果真特么来了。这个宇文学弟个子高高,清清冷冷,不怎么爱说话,却和杨广话蛮多,听着杨广“成都”“成都”的,李世民别提多闹心了。救过杨广的人,他也是其中一个啊,他想找宇文成都决斗。
         自从知道了袁天罡那句“女主武王代主天下”确确实实是真的,李世民就不敢不信这老神棍了。他和杨广出去玩的时候碰到了他,他卡着眼镜,和李淳风在扔硬币玩,杨广因为前世袁天罡认定他不仁而不愿意上前搭话,李世民倒是和他们俩叙了半天旧,袁天罡嘿嘿嘿地笑,一边瞟了一眼杨广,和李世民说,“好一双桃花眼。”(据说有桃花眼的人,感情不稳定)。杨广等得有些不耐烦,看这三个家伙同时看向他就狠狠地扔了个眼刀。但是李世民总觉得这句话有别的意思,他是了解杨广的,他那个人多情不滥情,更是有深情的。见个美女就喜欢的人设是后人为了写小黄文才加的(并不),但他还是不免吃味,他俗套地希望他只属于他一个人。
        他的思维被又一声“成都”拽回来,杨广撅着嘴说:“你有没有听我说话,说好几遍了你都没反应。”李世民安抚地摸了摸对方的头,示意他继续说。“我说,成都真是一个很好的人,”李世民皱眉。“我和他说你膝盖有伤可不可以不跑三千米障碍跑了,虽然名单已经交上去了,临时改很麻烦,但他还是帮我解决了,帮你换了一个负担没那么重的项目,哼,不省心的家伙,膝盖受伤了逞什么强?我就不这样。”(所以这就是你因为手指划破了一个小口就什么项目都不报的原因吗)李世民哪有什么心思吐槽他,他觉得这次酸的不是嘴,是鼻子。然后在杨广发现之前他就用嘴堵住了他的嘴。
        桃花是有的,可杨广把它们尽数揽在怀里,全扔到了李世民的身上,李世民又何尝不是。(两个人去桃花林春游的日常)
#太宗日常的脑洞放空状态#
袁天罡:陛下你也想太多了,我只是单纯地夸隋炀帝眼睛好看,结果他还瞪我。
杨广:我只信那个说我贵不可言的神棍。
#据说命理师夸人就是与众不同#
9.语文卷
        杨广最不喜欢的科目是数学,感慨最多的科目是语文。刷题的时候看到来护儿的阅读,那将军素来谨慎,对他却肯以命相护。他还记得每次来护儿一要劝谏他,胡子都会紧张得发抖,他如果听了,来护儿就会长出一口气,这次就会换成肩膀抖了。杨广想到这就会笑,随后眼中水雾就迅速积聚起来。那么鲜活的一个人,他的人生被缩成几个短短的毫无感情的字。班里一片寂静,每个人都在做他的卷子,他们很快就要面临自己人生的重大转折点,无暇在意别人的人生。杨广啪地合上卷子,有人抬头一瞥又迅速沉进题海。他咬着牙,这么一个大男生就快要哽咽出声。李世民赶紧打开一包纸巾塞给他。
        晚饭的时候他情绪也很低落,平时李世民碗里的排骨早就叫他抢光了,这回塞给他都不吃。李世民其实没怎么哄过人,同样是劝谏,魏征可没来护儿乖巧,一次一次狂刷他的怒气值,所以其实他不怎么想魏征。
       晚自习的时候杨广更蔫了,李世民方了,他只能陪着杨广。杨广打开习题集,低着头开始翻,盯一页盯了许久。李世民叹了口气,也随手翻了卷子。突然他眼前一亮。"阿摐,阿摐"平时的话李世民要这么叫他,杨广早就掐着他的脸让他闭嘴了,但是这次他只是恹恹地抬了眼。"你看看,这是什么。"杨广一扫,原来是他写的《春江花月夜》,他忍不住失笑,看着他终于展露笑颜,眉眼弯弯,眼角尽是桃花的丽色,李世民突然理解周幽王了。
        模拟考试的时候又考了杨广的《春江花月夜》,这是杨广写的最认真的一次鉴赏了。表达了作者的什么样思想感情?朕出去玩开心啊,景色好看朕高兴啊,还想要我怎么样。为什么要这么描写?因为我写得好啊,薛道衡和朕比都是渣渣,朕才是文学领袖,他嫉妒朕还差不多还我嫉妒他,我光靠文笔也能当上皇帝好伐,整个大隋朕说第二谁敢称第一。和张若虚的同名诗比较?朕的好。没朕就没他的,完毕。他的诗朕还没看全,反正朕的好。还有一个题?此诗为隋炀帝所作,隋炀帝(省略几十个字的批评),有人评价他: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此处有炀帝朱批:假的,乱批评朕。朕是有水殿龙舟事,那也是共禹论功不较多。
        李世民答的时候斟酌了一下,大笔一挥:朕观《隋炀帝集》,文辞奥博,亦知是尧、舜而非桀、纣。然后他就不敢往下写了。要是说身戮国灭,为天下笑,他可不是死那么简单了。算了,就这么结尾吧。分数和老婆谁重要很明显啊。其实他真的认为杨广是个很优秀的人,可是他的优秀,却是葬送他的根源。
        这张卷的诗词鉴赏有十七分,杨广只得了七分,他意见很大。他看了一眼答案就放下了,什么鬼,朕只是想写而已,哪有那么多感想,什么热爱自然,他要是真热爱,就不会大肆砍树大兴土木了,也不会冬天披个小狐裘把自己一裹了。他可能答了个假题。他不在乎乱七八糟的正确答案,他比较关心李世民的。如果他没在史书上看到李世民完整版的评价的话,他一定很满意。他把卷子还给李世民“你真这么觉得?”李世民没有抬头,随手一接,“对啊大手我一直是你忠实的读者,什么时候出新作啊大大。”“我是说历史上,我死了之后你那个可以毫不顾忌的评论。”李世民心里咯噔一声,不过他也不慌,静静观察杨广的神情。“我个性不喜劝谏。”杨广随意往椅子一靠,把破木板的凳子也坐出龙椅的气派来。“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什么都没了,那么庞大的帝国说灭就灭了,大家突然都开始骂我,如果发生什么荒唐的事,一定说是我干的,我在他们心中,成了人渣中的人渣。”李世民看得有些心疼,但他是个合格的政治家,他必须要告诉杨广。“巍焕无非民怨结,辉煌都是血模糊。阿摐,一个人的才智撑不起一个帝国,你是金字塔顶,是鲸鲵,是鲲鹏,可没有塔基怎能有塔顶,可鲲鹏只有一只,游鱼蝼蚁却是千万,支撑起天下的是他们,不是你。孟子说民贵社稷次,君最轻。百川汇成海,从来不输长江黄河。你的理想是缔造一个最伟大的帝国,可他们不愿意,因为这意味着他们要背井离乡,告别妻儿与老母,只是为一个未曾谋面的人去实现理想。”杨广沉默良久,扯着嘴角笑了:“你知道吗,这是我听的最认真的一次劝谏。”李世民握紧了杨广冰凉的手,轻声说:“阿摐,我也没想到你会被讹传得那么不堪,当时新朝初立,我必须为其正名。可是我越批评你,眼前你的脸就愈发清晰。我一遍遍翻你的集子,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别的,我有段时间老是做噩梦,我就叫尉迟敬德和秦琼披甲持械守于宫门,后来我就开始梦见你,我以为是你特地来看我,怕他们戾气重妨了你,就叫他们回府不必再守。我只梦见一个场景,你捏着我的手,也不说话,一脸郁郁寡欢。我问你怎么了,你只是抓紧我的手,什么也不肯说。我记得你的头发黑亮如缎,伸手可以触及,我一伸手,你就没了,入手是一条白绫,我环顾发现周遭是一片虚空。”杨广挑唇微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李世民也笑:“我确是在思你。”杨广坐正了身子:“我是该想一想了,你说的也有道理,还有,我还要好好斟酌你我的感情,真是思绪繁杂,今晚的数学,我便不写了,科代表您老麻烦帮我瞒着。”李世民宠溺笑:“没事,我帮你写。”杨广:“我想我不用斟酌我们的感情了。”两人一番插科打诨,他们的长谈默契地到此为止,他们知道对方已识得他意。李世民在前世的辗转反侧中识得真心,杨广在今生的促膝长谈中又悟新道。
         杨广塞给李世民一个小纸条:“你知道,如果我真给你托梦我会说什么吗?”李世民把纸条翻过去,一行劲秀的行楷映入眼帘:“但存颜色在,离别只今年。”李世民含着泪笑了。
@栀耳先生说樹与夢  @阿皓没什么爱好就是做一棵墙头草  @美味的鲍汁燕窝  @香蕉奥特曼

评论(1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