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verdant

今天也在吸汤姆·希德勒斯顿先生

南国之谣( 一 )

  玛格丽x珊莎权游同人,ooc严重,作者权游还没看全,剧情薄弱,回忆与第六季穿插。
                                                                                  珊莎·史塔克目送北境的新王离去。他的身影逐渐模糊,像融入了雾气之中,珊莎的大脑也像笼在一片雾气里。她的目光放到了天上,临冬城的上空永远白茫茫如同人的思想,群鸦飞逝,如那瞬间的灵光。她枣红色的发辫在这灰败天色的映衬下显得黯淡无光, 她一呼一吸间皆是冰雪的气息。她生于此长于此,如今心也在此,可她似乎从不属于这里。她湛蓝的眼眸像被南境的天空吻过,她的嗓音动听如南国的小鸟。北境只能听到渡鸦尖锐的嘶鸣,娇弱美丽的小小鸟只能被冰雪埋葬。
                                                                                    珊莎是北方的女孩子,却操着南方的口音。她最喜欢南国的歌谣,她做着一个南国的、骑士公主的梦。她十三岁前从未踏出过北境,为了踏出这里,她付出了歌谣、自由、童真与梦作代价。她梦中的王子其实是披着姣好皮囊的怪物,没有骑士头衔的人才是真骑士。处死淑女的父亲最爱她,温柔高贵的皇后躺倒在孪生弟弟的怀抱。丑陋的侏儒灵魂高大如帝王,英俊的骑士其实心仪早死的国王。吵闹好动的妹妹成了她珍贵的回忆,瞧不起的私生子哥哥是她坚实的臂膀,她以为母亲的爱稀松平常。                                                                                这是人生,怎同歌谣。                                                                                            南国有华衣美服,也有湛蓝的天璨金的光。阳光让她的长发镀了金呈现出红铜般的色彩,她的眼中压着临冬城的阴云,从未散去。                               
        
    现在和将来,南国大概只留存在珊莎的记忆中了,沦为一个符号,一个地理上的概念,她宁可从未涉足那里,南国是梦的摇篮、梦的地狱,或许仅仅是玛格丽为她折下的玫瑰,那花粉中带黄,羞涩如少女。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