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verdant

今天也在吸汤姆·希德勒斯顿先生

迟来的双十一段子

        为什么隔了两天才发?因为双十一,花光了所有的钱…
      朱厚熜是被室友的闹钟惊醒的,他挠着一头乱发,想找出那个在23点59分设闹钟的神经病,却发现,屋子里坐了很多人,他揉了揉眼睛,不是重影。
        
        胤禛依旧是那副扑克脸,但他的手指在一件cos服的页面不停逡巡。"前五十名打8折,还送礼物。"他如是说。他另一只手紧紧捏着的是弘历的手机,"再给我买东北花袄风水杯,打断你的腿。"四爷又说。弘历一边乖巧地应着,一边用小板机给他家善保发短信:罗列的一大串商品清单外加一个么么哒。

       嬴稷和嬴政并排坐在嬴政床上,嬴稷信心十足:"我会找到比和氏璧更好的玉!"他的确找到了满意的玉石,他凝视着价格,讪讪地退了出来,发现自己的曾孙正给予自己橘猫般的凝视,大手一挥,给他买了一个最便宜的国产手办。

      大boss们上线了。刘彻和李世民直接搬出了自己的抢网小帮手游戏本,两台电脑幽幽地闪着蓝光,占领了一面书桌,手机党只能乖乖让位。刘彻滑动鼠标,购物车一览无余,国际大牌尽收眼底,吃穿用度琳琅满目。李世民的电脑不是为自己战斗的,开机后他就开始侧着身看杨广,挡着刘彻的光。刘彻决定发动自己的后援会diss他,却发现大家都在扫货没空理他。杨广眼角余光往刘彻的电脑上瞟,却只能看见李世民的黑卫衣。朱厚熜上帝视角看着杨广的购物车,他爽快地在前面打满了勾,只等改价。朱厚熜细看乐了,除了扬州特产就是衣服和男士护肤品,种类没有刘彻齐全,胜在样样精致价格不菲,"杨二公子打扮自己真是上心~"朱厚熜的语调阴阳怪气,那个转音听得杨广尤为恼火。"老子天生丽质。"朱厚熜笑道:"我听说隔壁的高长恭大宝都不擦的。"杨广彻底炸了,他蹭地站起来,准备给朱厚熜一个课后教育,却被李世民结结实实按到椅子上:"帮我买个字帖吧。"这句话在喧嚣的寝室里轰然落下,大家敬重地看着这位清流。李世民微笑着背手,深藏功与名,刘彻的光被挡得更严实了。杨广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决定过几天去门卫秦琼那里寻找真相。他豪气干云地结了账,手机发来余额一角五的短信,被他利落地拍到桌子上。李世民看到了,他揉了揉脸颊,觉得有些酸痛。

      赵匡胤和李煜猫在角落。赵匡胤没什么想买的,他熬夜只是为了看李煜。李煜难得没躲他,他定定看着这人侧脸清秀,嘴角挂着安然的浅笑。朱厚熜被赵匡胤的表情酸得牙都倒了。李煜的笑容突然凝结,系统崩溃了,但是这给了赵匡胤搭话的机会。"重光,你买的什么?怎么系统突然崩溃了?"李煜丧着脸把结算页面给他看,惊掉了赵匡胤的下巴。

       朱厚熜又沉沉地睡过去了,他在梦境中成了仙,醒来后觉得一切都是天命,他愉快地打坐,愉快地炼丹,险些炸了宿舍,双十一对他而言是岁月静好的一天,然而他却忘记了自己也是要买东西的。双十一,单身狗的节日,看起来却并不属于朱厚熜。

       杨广去门卫室堵李世民的时候遇到了那个连大宝都不擦的高长恭,他扛着一个巨大的包裹,走得足下生风,他目不斜视,却引得无数人侧目。杨广不咸不淡地和他打了招呼,"我以为你双十一不会买东西的。"高长恭笑得腼腆:"仁纲又把吉他摔坏了,这个月第四个了。"

       李世民和秦琼尉迟恭围成一团,几个大男生蹲在地上挤在一起,丝毫没有意识到第四个人的逼近,杨广抱着手臂看了一会,可李世民根本没有抬头的意思,杨广只好拎着他的领子把他拽起来,"果然背着我买东西了。"他歪着嘴角冷笑,目光咄咄逼人,丝毫不给对方辩解的余地。李世民镇定自若,神情如常,他拉着杨广的手,"你看",笼子里一只滚圆的小仓鼠在滚轮里奋力奔跑。杨广坚定的眼神开始游移,"怎么,不跑马改跑仓鼠啦。"李世民揉着他脑袋,"我买给你,在宿舍偷偷养。"秦琼和尉迟恭盯着仓鼠,没有抬头,大概被恋爱的酸臭熏到了吧。

       杨广把仓鼠拎回宿舍,平时标榜清心寡欲的几位瞬间围了过去,胤禛默默地给仓鼠做小衣服,朱厚熜为它剥瓜子,嬴政目光柔和慈父一般地看着它上蹿下跳,"胤禛你快递怎么堆了这么多?"胤禛头也不抬,"都是给我八弟买的,他的加我的,一共花了我一千五。"朱厚熜一脸蜜汁微笑:"你自己的就花了一千二。"

      秦琼除了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外,剩下的乐趣便是暗戳戳地统计门卫室里的快递,件数最多,取件最频繁的既不是土豪刘彻,也不是购物狂杨广,而是一位新生,一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俊秀少年,钮祜禄.善保,江湖人称和珅和中堂。一个月后胤禛成功地在弘历的宿舍里看到了新的东北碎花大茶杯,是他买七彩花瓶的赠品。

        
        
        

       
         

         

评论(19)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