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verdant

今天也在吸汤姆·希德勒斯顿先生

《秦晋之好》(日常篇3)

       又是欢脱的日常

        杨广发现班上多了两张新面孔,他很难不注意,毕竟那是两张瞩目的脸。他有幸看到玛丽苏小说的情节再现,一早上就看到班门口被围得水泄不通,大家都一脸围观玻璃罩里大蟒蛇的表情。他以为自己见了鬼,一脚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朱厚熜踹回理科班,之后他气场全开,像摩西分红海一样硬是开出一条路,雄赳赳气昂昂地把书包一扔,突然想起李世民拎着早餐还被堵在外面。那群人非常执着不肯离去,他仔细看了一眼还有抱着膀女王范十足的武曌,他特别不客气地朝武曌喊了一声:“你看什么呢!”武曌明显是对他的态度不满意,只挑了挑眉:“看美男不可以吗?!”杨广正好给隔壁班花冯小怜开了道,她跟在杨广身后,手上拎着便当。杨广坐在凳子上二郎腿一翘和大爷一样:“你也来看美男?”冯小怜淡淡地微笑,让杨广领教了烟视媚行这个词的威力,她轻柔地答:“我给仁纲送早饭。”杨广顺着冯小怜往后看,那是个中长发的少年,正在和周公手谈一局,他睡得口水都快出来了,看得杨广都困了。他旁边坐了一个丰神俊朗的美男子,刚刚把墨镜拿下来,星目环顾周遭便引起了一片吸气声。杨广有点压力,他自诩俊美,遇到这位大哥就是邹忌遇见了徐公,他想把五十年前的外公独孤信拉来压阵,现在的独孤信穿着太极服每天和宇文泰在楼下下棋,看见他都要反应半天。李世民和两边都有亲戚,他去找外公时总看见李世民笑着蹲在两个老人中间,看着黑白两子的变幻。外公到用时方恨老。他蔫蔫地叹了口气,唉。

      美男和蔼地介绍自己和少年。美男叫高肃,俗称兰陵王又名高长恭,旁边就是冯小怜放弃了化妆去给他买早餐的仁纲,俗称高纬,高肃的堂弟。杨广心想怪不得,横扫无数篇玛丽苏小说的男主兰陵王来了。

      杨广从来没有那么一天如此渴望上课,看着人群如潮水般散去,他松了一口气,然后对上了李世民实力懵逼的脸。他坐到位置上:“我完全挤不进去,什么情况?”杨广接过他手里的早餐:“先把饭吃了再说。”

      然后他们俩在政治课上大吃大喝被老师商鞅提溜去办公室,一人罚了一份三千字的检查,真情实感,不准抄袭。杨广气得都要炸了,然后直接跟给商鞅送饭的嬴渠梁撞到了一起,包子油条掉了一地,李世民赶紧把杨广拉住,护到了身后,商鞅毫无波澜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五千字。”嬴渠梁温和地笑笑:“都是孩子,商君何必太较真呢。”商鞅严肃的脸变得更严肃:“法贵公平,他们违反课堂纪律,就要惩治不怠。”杨广听得心里突突地跳,大哥别求情了,听他说那么严重我都要自杀谢罪了,你再求下去一万字都不止了啊。李世民捏着他的手,一脸如临大敌的凝重。商鞅往他们那里瞟了一眼:“你看,还早恋。”

         门又开了,杨广都绝望了,别再进来一个给他检查加字数的。美男领着堂弟小美男进来了,少年打着哈欠,眼皮也不愿意抬一下,看到了杨广和李世民“嘿嘿”地笑了两声,杨广听的都毛了。

         美男规矩地站在老师面前,像挺拔的玉树,脸上的笑容勾出的是完美的弧度。“老师,这是我和仁纲的学籍,麻烦您了。”商鞅还是那个古井无波的样子,面瘫着点点头示意收到。他的视线不被高肃精致的脸蛋牵绊,直接绕过了他,眼刀扫向后面的少年:“高纬,我不在意你是不是转学来的新生,上课睡觉就是违反纪律,三千字检查下周给我,抄袭字数翻倍。”杨广心里平衡了,他突然对商鞅的六亲不认产生了好感。他看着旁边的高纬,高纬还是那副浑不在意的样子,小朋友心理素质可以啊。

        但是平衡并不意味是开心。他就觉得自己什么都没做,就惹了一堆事情。回去时杨广全程噘嘴:“送饭,送饭,一个两个就知道送早餐,也不注意影响!”他显然遗忘了李世民每天为他买早餐的事实,李世民走在他边上,一脸胃疼。“我一大早就不知道这都发生了什么。”显然他也很憋屈。杨广挑了挑眉:“就是转学来了帅哥,周围都炸了导致咱们只好在课上偷吃早饭被法制老祖给罚了。”李世民偏头:“帅哥?你也很好看呀,怎么没那么轰动?”“你盼着我轰动吗?”李世民:“当然不了,我欣赏就可以了。”杨广突然想起来什么,他掐了掐李世民的脸:“我和后排高长恭孰美?”李世民笑了:“君美甚。”

后记:叮~恭纬和青山松柏上线

         二凤情人眼里出西施,二广本来就是西施,然而来了后排长恭。

       多好看的脸也禁不住天天看,风波很快就平息了,大家很快就习惯了,高家兄弟也融入了大家,顺便住进了杨广隔壁的603寝室,杨广不认为这是什么好事。当然高纬的融入方式就是每天还是带着耳机睡觉。

       商鞅扫了一眼高纬交上的检查,看了一眼封面就直接放到一边:“字这么工整,高肃给你写的吧。”高纬也不介意,直接就承认了,看他一副油盐不进浑不在意的样子,商鞅觉得自己遇到了职业生涯中的一个挑战。

        并不通音律的高长恭被高纬拉去参加古典音乐协会,万年曲目《兰陵王入阵曲》,李世民笑了笑:抱歉,我破阵。李隆基天天看他们阵来阵去简直心累,杨玉环说这学期晚会再不让她跳霓裳羽衣就分手,李隆基每天都很愁。

          破阵和入阵的两人关系居然很可以,大概是因为他们的男友脾气都不好。

        高纬想搞摇滚去学吉他,却被老师吐槽吉他弹得像琵琶,他气的直接把吉他往地上一砸,老师:“酷!就这样,够摇滚!”高纬不长的人生里第一次产生了巨大的疑惑。

        冯小怜那天去给高纬送早餐直接被高长恭截胡,她连话都没来得及和高纬说就被请出去了,被气到炸。从此她又开始了每天化妆。

          网上疯传兰陵现在改名叫枣庄,枣庄王浑然不觉还是每天挂着八颗牙的标准笑容。

评论(1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