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verdant

今天也在吸汤姆·希德勒斯顿先生

深夜里脑补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一些脑洞
        突然想到二广是怎么面对那些谏臣的了,"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如果二广太子被下放到唐国公家(如果守财爸爸脑子突然瓦特)
        唐国公出差了,大公子忙着念书,就剩他和冒着鼻涕泡的李家老二面面相觑。
可能性a.李世民笑了一下,把鼻涕擦到了杨广身上(杨广:等我即位满门抄斩)
可能性b.李世民翻了个白眼,自己玩去了(杨广:我长这么好看你都不看我?)
可能性c.李世民终于不玩那些脑残游戏了,一直跟在杨广身后甩不掉"大哥哥真好看""叫表叔!""大哥哥做我媳妇好不好?""叫表叔!""表叔做我媳妇好不好?""这还差不多………什么?什么玩意?_?"套路鬼要从娃娃抓起
变形计版
        李世民大哭大闹,又摔又蹦,丫鬟乳母通通哄不好,二广表叔亲自上阵哄他,依旧上演精彩的灵魂走位。二广:大哥,大哥你冷静点,我叫你民哥好不好?你的弹弓我不是故意弄坏的,别哭了我头疼!二凤:伤心到劈叉
        二广坐在板凳上(对侍从哭诉):"老爹脑子不好,堂堂太子被丢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监督挖煤赚外快(糖果公:杨广我和你没完),说什么锻炼,我装的还不够好吗?我和老爹,就像我和民哥那小屁孩,完全交流不了,你说怎么交流嘛!你看看,这是别人家的孩子,你打不得,要是我自己的弟弟妹妹儿子女儿,屁股打成八瓣。"李世民突然给他端来一碗加满陈醋的面,二广:"呃…你放桌子上吧。"李世民蹦哒着跑了。二广(继续):"你看你看,我正在哭,他不给我拿手帕,给我端来一碗面,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醋味,我一闻牙都酸。(指着用新弹弓打鸟的二凤)你说,我能和他一样玩这白痴游戏吗?(不能,因为太非了)我还不把这弹弓给掰断了!这哪是走基层(糖果公:我这算基层?!),这是折磨我,人也没好,而且还疯了,我看你大隋的江山怎么办!………"(被侍从捂住嘴)李世民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侍从赶紧退到身后站着,然后两只小小的手捂住了杨广的嘴。
社会我炀帝,傲娇话还多。
非气凌人的二广从隋朝起就开始担负李世民爱好游戏毁灭者的职责
我发现二凤有个爱好是让别人吃醋,吃真醋
蜜汁脑洞我也不知道在干啥,作为一个暗夜统治者晚上想一些奇怪的东西也可以被原谅
十年后   雁门关
        皇帝眼皮抬也不抬,"你是唐国公的二公子?护驾有功,赏。"
         少年轻浅地笑了一声:"皇上何时这般生疏了?你以前都叫我民哥。"杨广猛地抬头。
         少年不紧不慢地继续说下去:"现在,我要来履行小时候的承诺了。"
雁门关的梗百玩不腻,就喜欢看广哥哭唧唧二凤来英雄救美的场景
tbc吧,等有奇怪的脑洞再填

评论(2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