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verdant

今天也在吸汤姆·希德勒斯顿先生

丛林法则(二)

         那只五颜六色的孔雀失踪了。白狼外公急得饭也没有心思吃了,他走出去,一把拽住他那个掏狐狸洞掏得兴致勃勃的继子,宇文邕挠了挠脑袋,反应了一下,老老实实地跟在独孤信后面。狐狸洞里消停了,半晌从里面走出一只黑狸花。狸猫哼着小曲,优哉游哉。
         很快他们巡着杨广的足迹寻到了案发地点。足迹消失在一棵参天古松下。朱允炆是一场山火之后搬到这里住的,他原本和爷爷四叔住一起。松鼠是一种警惕而敏锐的动物,他看着树下两团巨大的白色猛兽,瑟瑟发抖。白狼外公努力隐藏起自己的尖牙,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来:"小松鼠,我们不会伤害你的,你有没有见到一只成年孔雀?"松鼠放下怀里的松果,钻进窝里把垫窝的羽毛拿出来,彩羽飘飘悠悠地落下来,落到宇文邕鼻尖上,他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白狼外公忍不住笑了:"真是阿麽的,你大概都被他打怕了吧。"这孔雀也不能钻到松鼠窝里闹,白狼继续温柔地询问:"小松鼠,你知道这只孔雀去哪里了吗?"窝里传来小松鼠颤栗得有些变了调的声音:"他被老鹰抓走啦!"老鹰?两团白色面面相觑。
         很快这条消息传遍了森林。
         仙鹤啪叽啪叽踩水踩得欢乐,一匹俊逸的白鹿正在他身边喝水,看到仙鹤这么折腾便不着痕迹地往左边挪了挪。水还是溅到了他,白鹿没有吭声,他的背上倒突然传来一把响亮的骂声:"谁干的?!不知道老子在睡觉吗?"仙鹤大摇大摆凑过去一看,乐了。白鹿背上有一只小刺猬,此时剑拔弩张,浑身的刺都立起来了,正处于战备状态。朱厚熜笑得不行,心想先是看到孔雀困树上下不来,后来又看到白鹿驮着一只刺猬这种奇景,每天都有热闹可看。白鹿和朱厚熜默契地无视了暴脾气的小刺猬,小刺猬火了:"张太岳!"这只被称为张太岳的白鹿喝够了水,甩了甩头,又溅了刺猬一身水,刺猬气的嗓子都喊哑了,无力地踢了白鹿一脚,对方浑不在意。最后没办法,朱厚熜把刺猬叼下来,他喝够了水,又被朱厚熜放回到白鹿背上,他气消了大半:"我叫严世蕃,这是我的坐骑,张居正。"张居正微笑着,轻轻颠了一下,小刺猬吓了一跳,赶紧抓住他的毛皮,一路往上爬,最后坐到了白鹿头上,一手把着一个鹿角,摆出一副威风凛凛的姿态来,张居正轻轻甩了甩脑袋,严世蕃最后没办法,只好双手抱住了左边的鹿角,张居正这才罢休,满意地听着小刺猬的磨牙声。朱厚熜乐坏了,他用喙点了点旁边的鹩哥金圣叹,"你看,奇特吧~"鹩哥翻了个白眼:"这有什么的,孔雀都能被鹰叼走。还有,花生米和豆干同食,有火腿滋味,这都不知道。"鹩哥飞走去宣传他的创举了,朱厚熜还被怼得回不过神来,他觉得他之前的鹤生真是平淡无奇。
       杨广觉得自己的脖子都要断了,他心疼地看着地上自己七零八落的羽毛,只觉得遇到了此生最大的悲剧。老鹰不停地围着他转,越看越满意。杨广一回头就对上了雄鹰笑容灿烂的脸,杨广果断转个身地把尾巴甩了过去。老鹰正在纠结如何作自我介绍,就被糊了一脸,差点没坐到地上。他坚强地起身,面对着坏脾气的孔雀,孔雀正用喙整理自己的羽毛,哪有心思理他,老鹰使劲咳了一声,孔雀眼皮都不抬。场面一度有些尴尬,但是老鹰还是把话一口气都说出来了:"金闪闪你好,我叫李世民,来自陇西成纪的凤山,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只凤,我觉得我实现不了的话,以你我的基因来看,我们的后代也可以。"
        孔雀终于抬起了他尊贵的头,他露出的笑容闪瞎了老鹰。"不好意思,我是公的。"孔雀如是说。

炸毛的小阁老和淡定的张首辅上线,奇特的搭配
熜哥你看到的不光是奇景,吃到的还有狗粮。
二凤的凤凰梦遇到了第一个挫折
      

评论(1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