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verdant

今天也在吸汤姆·希德勒斯顿先生

丛林法则(一)

        众人拟动物向,cp民广胤煜棣炆来源于和基友聊天的脑洞,沿用了一些她的人设~  @兕哥哥
         李世民是只鹰,他住在高处,俯瞰整个森林,他有着光洁的羽毛尖锐的喙,一振翅便扶摇直上苍天。所谓身不在江湖江湖总有传说在,说的大概就是他。作为森林里可以飞的最高的动物,他离群索居却有一票粉丝。      
        李世民原来是有家人的,他是最近才搬到这里,因为鹰长大了就要离家独自筑巢了,于是他成了这片森林里唯一一只鹰,他和大家来往不多,井水不犯河水,只是每次他下来捕猎的时候黄虎都如临大敌,生怕他叨了自己的小兔子。李世民嘲笑黄虎傻,他自嗓子眼里发出一声嗥叫,从黄虎头顶掠过,扬长而去。黄虎抖了抖耳朵,东张西望的样子确实有几分傻气,他抬了抬爪:"重光,出来吧,是我,那老鹰叫我赶跑了。"         
        李世民有个梦想,没对任何人提起过,他想变成一只凤。凤是什么样呢?那是九天之上的神鸟,身披五彩的霞光,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于四海之外,于烈火中涅槃,骄傲到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李世民把刚抓到的老鼠扔到一边,独自立于崖边俯视浩大的翠色海洋。
       杨广是一只孔雀,作为天之骄子的他,诸如百鸟之王之类的赞美不知听过多少。他曳着摇荡华彩的尾羽,缓慢地飞到树顶,想要窥见脚下土地的全貌,翡翠般的羽毛给了他美貌,也限制了他的翱翔。 他刚在树枝上站稳,往下扫了一眼便头晕目眩,太高了。松树枝被他惊慌的动作也带得摇晃起来,松果掉了一地。松鼠朱允炆被震得冲了出来,有点委屈地看着他散落在地上的粮食。
       满眼翠色里蹦出了片斑斓织锦。那明亮的颜色让李世民忍不住看向那里,他视力敏锐,已经辨认出了那是只孔雀。多像梦中的神鸟,他想。他拍拍翅膀,朝那抹青天与森林间的异色飞过去。
       这片森林里没人会闲着没事招惹孔雀。孔雀大哥脾气不好,喙尖爪利,对谁都是横眉冷对。收养孔雀的是只俊俏的白狼,白狼名唤独孤信,和一只叫宇文泰的黑獭青梅竹马,他们还抚养了一只巨大的白虎。杨广和白狼感情很好,他叫他外公,白虎凑过来,他却冷冷翻了一个白眼。"叫舅舅。"这只叫宇文邕的白虎说,杨广一个转身,巨大的尾羽拍到了白虎脸上,白虎痛得话也说不出来。
        这下完了,杨广下不来了,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挑了一块离家远的地皮想要意气风发地指点江山,却把自己指点进去了。仙鹤气定神闲地飞经他身边,噗嗤地笑了一声,继续往前飞。杨广现在只想叼住仙鹤的翅膀,把他甩飞到地上,"朱厚熜,我们的梁子算是结下来了。"朱厚熜懒懒地翻了下眼皮,扑腾着飞远了。
         一个黑影渐渐逼近,杨广还在气朱厚熜的嘲讽脸死鱼眼,对危机感知不大。等李世民俯冲下来衔住他的脖子的时候他防御也来不及了,长长的尾羽在狭窄的空间根本活动不开,他就这么被提溜走了,几片彩羽轻飘飘地落下来,落到松鼠窝前,小松鼠才敢探头出来,他吓得三魂丢了两魄,抱着幸存的松果对着羽毛叹了口气。一只金钱豹也松了口气,把地上的松果归拢完,蹑手蹑脚地走了。
          森林重归平静,隐匿在暮色里。

恭喜熜哥身形是鹤形,千株松上是他和二广两神经。
李世民就算是鹰,也是只有梦想的鹰,不枉他二凤的外号。
杨广:李世民你神经病吧,那么多兔子鸡你不叼,偏偏叼我
赵大:兔子?!重光快跑!
李世民:我找对象又不是吃晚饭。
杨广:……………
       

评论(2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