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verdant

今天也在吸汤姆·希德勒斯顿先生

《秦晋之好》(日常篇2)

   友情篇后续~
      李世民下到五楼突然就生发出一种近乡情更怯的矫情,他趿拉着拖鞋慢慢往前蹭,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他突然有千言万语想对杨广说,曾经分离了整个后半生他也没有日思夜想,通常是忙自己该忙的,午夜梦回,年少时光才会偶尔闪现。但是现在他们朝夕相处,分离了二十四小时不到他反而觉得度日如年,是作业太少了吗?门里毫无反应,大家都睡死过去。他用力拍了拍门,大家继续睡,他还没带钥匙。这一窝的睡眠质量都比朱厚熜好,李世民暗戳戳地想。然后他又恢复了唐宗的气势,雄赳赳气昂昂冲上楼打算先揍一顿严世蕃再说,他找他,可有很多账要算,就当做打发时间吧。
       李世民不喜欢纨绔子弟,他也不喜欢姓宇文的人,不管是奸滑残暴的宇文化及还是他正直坦荡的便宜儿子宇文成都。他年少时既不吟风弄月,也不花天酒地,更没有老老实实地闭门修读圣贤书,他和那些个公子哥都不一样,但他身上,折射了一个时代的闪光。他不是个消停的人,杨广有时笑他没有弓马就招猫逗狗,朱厚熜更是被他吵得想给他十顿廷杖,他喜欢飞鹰走马,喜欢雄浑激昂的歌舞,他会在偶尔的醉酒后高声唱《无衣》--修我矛戟,修我甲兵。可是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开创出一个开放壮阔的盛世,他与大唐互相成全。
        杨广客死江都的时候,他在军队里。杀死皇帝的人是宇文兄弟,杨广喜欢宇文述,因为宇文述最会讨他欢心,从来不说他不喜欢的话。这样的恩宠和纵容在宇文述死后自然而然地留给了他的儿孙。杨广宽恕他们的横行,赐他们黄金田宅美酒美人,他们还他白绫一条。李世民抬头,被漫天黄沙迷住了眼,他没有喝酒,却在夜里唱了一晚上《无衣》。
        李世民理所当然地把严世蕃划进了纨绔的道路,他自己把自己气了个好歹,他想,杨广被纨绔坑也不是第一回…怎么就不长记性,又和这样的人为伍,一定是严世蕃巧言令色蛊惑君心。他这么想着,气势汹汹地敲响了601的门。
         严世蕃和张居正闹得正开心,背后突然窜上来一股凉意,随后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他示意张居正不要开门,但神童甚是自信,觉得没有什么事他摆不平,坐在椅子上屁股都没挪胳膊一伸就把门打开了,严世蕃对上了李世民皮笑肉不笑的脸,“严同学,我想我们需要谈谈。”
         严世蕃脚底抹油,想着走为上计,李世民身子一闪就挡住了他的去路,然后开始挽袖子,严世蕃想起了被没经历过的挨打支配的恐惧。张居正这次失算,他是真的帮不了小阁老,他的腿因为坐在地上太长时间坐麻了,现在还在打闪闪根本起不来,而且就算他无比健康活泼也敌不过熟谙弓马的太宗的矫健身姿,在下读书人,他默念。
          严世蕃这时候心里不知道骂了多少回张居正见死不救,他狠狠瞪着神童,想着拿墨水瓶来代替他最喜欢扔的砚台,扔这俩谁都行。
          李世民往前冲的时候突然被张神童抱住了腰,“东楼,快跑,这里交给我,不要回头!”严世蕃往前跑了几步,然后沉痛地转头,故作坚强地背过身,真的头也不回地跑了。张太岳:我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李世民呵呵地笑出声:“你看看,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他扔下你飞。”张神童松了手,摇摇头:“我可不和笨鸟同林。”李世民本来也就是没多少事吓唬吓唬严世蕃消磨时间的,结果严世蕃很不爽地跑去告状了。
         严世蕃在513门口遭遇了和李世民一样的待遇,但是他无所畏惧,他有独特的喊门技巧,“明帝,小明,开门,再不开门,再也没有人请你吃全套的法式大餐了,杨广开门,如果你不想在下次李世民跑了的情况下找人陪你通宵上网你就尽管睡啊杨广。二广你还想不想找人和你买买买了二广?”他扶在门上的手底下突然一空,开门的人是赵元朗,他黑着眼圈,注视着严世蕃,
           恭喜玩家小阁老,成功完成激怒唐宗宋祖任务。
         严世蕃蹭到杨广睡觉的床边的时候想了很多,他想起了吴起,在楚王尸体旁被箭射成了筛子,历史向来相似,太阳底下无新事啊。
           严世蕃的大嗓门招来了许多吃瓜群众,大家簇拥在513门口,包括他家皇上。陛下你不打算成仙了吗,就这么甘心融入这烟火尘世间吗?朱厚熜抱着手臂站在最前面,看的兴致盎然。真是墙倒众人推,小阁老瞬间参悟了世事。李世民和张居正下楼的时候被这气势吓了一跳,张居正想自己英明一世,他不太想丢这人,拖着自己无力的腿想要回宿舍,却被李世民给拽住了,“认识李煜吗?”他扫了扫太宗,淡定道:“那是您的孝子贤孙。”李世民横了他一眼,张居正才慢慢拿出手机对李煜进行了一番思想道德教育。人群最里爆发了一声欢呼,然后赵元朗飞也似的窜了出去,大家没有看到热闹,失望地作鸟兽散。严世蕃松了口气,知道有高人救他。
          杨广悠悠醒转,对上了正扒着栏杆的严世蕃的双眼,他迅速转过身面对墙背对他。“别别别,你别睡…别睡,你要救我…”他抓住了杨广的袖子,杨广一胳膊挣开了他,他就改抓杨广后背上的布料,杨广背着身,已经由他去了。一声哼笑传来,严世蕃被黑着脸的李世民吓得差点摔下来,他身后的张居正不停地向他使眼色示意他把手松开,但是严世蕃因为失去平衡差点把杨广的衬衫撕开,杨广伸手拽了他一把,他勉强站稳,杨广这才终于起身盘着腿靠着墙睡眼惺忪。李世民脸更黑了,抱着胳膊瞪着严世蕃。
         严世蕃心一横,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李世民,要杀要剐随你便,死不可怕但是你要告诉我为什么要我死,太岳,我不连累你,照顾好我的银行卡。”“那你倒是把银行卡密码告诉我啊,哈根达斯都没买,你不能就这么死了。”李世民都看醉了,他选择直截了当的方式。“严世蕃,我问你,你是不是带杨广去网吧包夜了?”严世蕃梗着脖子点头,“杨广不玩游戏,那我问你,是不是你把我的游戏币花光,用我的号斗地主把我从丞相拽到了贫农?是不是你把我王者农药的装备都卖了?还有,是不是你用我阴阳师的号抽卡抽了一堆R?”这一串连珠炮似的问题把严世蕃都问蒙了,他觉得自己很委屈,他大声陈述自己的冤情:“我没有…”杨广淡淡道:“是我干的。”“那就是你蛊惑杨广。”严世蕃跳下床噘着嘴扑向了张居正,神童笑着给他顺毛。杨广微笑:“之前有人把你的游戏账号和密码都告诉我我还不信,这下你可和盘托出了,现在就把你手机上的消消乐和电脑里的红警给我卸了,别让我再发现。”李世民觉得五雷轰顶,严世蕃觉得大快人心。李世民本来高高兴兴地想欺负一下这个把杨广拐走并疑似把他的账号弄得乱七八糟的家伙,结果最后倒霉的是自己。他像打了霜的茄子,然后杨广又一句话让他如坠寒潭,“所以,昨天不是你家里的电话,是魏征打给你叫你来组队的。”“没有,是元婴…”“对,也算是家里的,李元婴,王勃那里缺人想让你过去组队你们再和李建成李元吉魏征对打,魏征拨的电话。”“…我错了,我主要是想不能输给大哥和三胡…”“别狡辩了。”“…我去跪五三。”严世蕃笑着转头看神童,神童笑得温文尔雅:“昨晚我也没有干等,顺便把你的号都黑了。”“张居正!”
         据说经此一役,李世民把游戏戒了,除了开心消消乐。
ps:二广这里设定是游戏废,他不玩游戏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手残非气重,他上李世民的号其实是想好好玩的。李世民是游戏高手,并卵。
       这里设定建成元吉和世民不再是亲兄弟了,是堂兄弟,世民独生子。
       二广那里的间谍近在眼前,迫于二广的威慑他从李世民的盟友变成了双料间谍。
        李世民的电脑上游戏被卸的就剩扫雷和蜘蛛纸牌了,出了新游戏那另说。
        对了有个小彩蛋,李元婴是滕王,然后王勃的名篇是《滕王阁序》,这西皮我吃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