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verdant

今天也在吸汤姆·希德勒斯顿先生

《秦晋之好》日常篇

这篇张居正X严世蕃会乱入~又是一对冷到自己产粮的cp
友情篇(论何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602有一条高深莫测的祖龙,有一个天天修道的小仙女,有一个天天念佛经练书法的面瘫,把杨广闷的。
          他一把抽走四爷手里的山水诗集,和他商量要不要出去玩耍,四爷说除非cosplay否则绝不出门。一个夺命连环call袭来,又是他家的麻烦弟弟老八。四爷电话还没撂,就一把抓起衣服风风火火出了门,只留一缕清风。脸打得啪啪响,杨广在风中想。
         杨广没有想到和他玩的最好的居然是对面寝的严世蕃。杨广自己脾气就不好,严世蕃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一点就着。杨广不和二凤出去的时候,两个人的娱乐就是看他和张居正互相告状,当然,其实这不算互相,主要是严世蕃不停地训斥神童,然后被神童一句话怼回去,然后被第二句哄好,聪明人就是这么谈恋爱的。朱厚熜这个时候才会显露出生无可恋的表情,两人走后,他像条咸鱼一样缓缓滑进被子里:“人世薄凉,人心淡漠,只有这被子才有一点温度。”杨广说,我没笑。
         虽然严世蕃动不动就炸,但是据张首辅说,他温柔的时候还是挺萌的,难过的时候更萌。张首辅作为学霸中的学霸也就是学神,向来喜欢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以高考在,不远游的歪理邪说成功打击了严世蕃,看着严世蕃一脸心塞,他心情很好。严世蕃把门一关,示威似地发出巨响,他趴在门上听了一会,里面毫无反应,姓张的真可以。他更加心塞地在校园里晃荡,准备等张居正迎他回去,此时的张居正看了看表,还早,先做一套理综再去找人。漫无目的晃悠的严世蕃迎面遇见了因为李世民回家同样百无聊赖的杨广,作为朱厚熜眼中的两个狗粮大户,二人举行了友好的深度会谈。“张居正丫的就是辣鸡,成天除了气我不会干别的,之前一直和徐阶高拱联合和我们严家作对,好不容易重来一世还天天气我,烦人劲儿不减反增。”“李世民才辣鸡,本来说好了今天上街买衣服,家里一个电话过来就把我一扔,潇潇洒洒地走了。我和宇文成都说句话他就老大不愿意,他倒成天被周围一群莫名其妙的喽啰围着,什么凌烟阁,都是扯淡。”严世蕃的耳朵迅速捕捉到了有效信息,“炀帝…”“呸,什么炀帝,叫朕明帝。”“好好好,明帝就明帝,你说今天是要去买衣服?”杨广点了点头,“顺便去网吧,包个夜。”两个人对视,看到对方的眼睛是亮亮的。
         张居正伸了个懒腰,慢悠悠地披上衣服,行动迟缓如老干部,他巡视了一圈校园,没有看到严世蕃的身影,电话也不接。算了算了,时间到了人自己会回来,他打算先吃个饭。
         作为土豪和前土豪,两个人最擅长的事就是买买买,严世蕃还大方地请杨广吃了顿西餐,杨广欣然接受。二人其乐融融,沉浸在消费的世界里无法自拔不知今夕何年,以致忽视了衣兜里一直在振动的手机。手机不停地抖动,然后电力耗尽就关了机。
………这里是暴君奸臣越玩越high的分割线…………
         “事情就是这样。”张居正不紧不慢地讲述,仿佛这件事和他无关,抿了一口茶,神童开始冷静地分析,并且示意朱厚熜拦一下准备冲出去找人的李世民。“太宗莫急,炀帝定是和东楼一起出去了,东楼和我置气冲了出去,和炀帝碰见的几率很高。现在寝室门已关,他们未归,与其说是可能有意外,不如说是玩得忘乎所以更有可能,二人都是爱玩的性子,东楼当年娶了九房姨太太,当然这不是重点,总之他们一定是出去了,大晚上还不关门的,除了酒店,不就是网吧了吗。”李世民平复下了心情,他冷静下来,然后提出疑问。“那为什么他们不接电话?”开玩笑,严世蕃有九房姨太太,杨广又生了一副好皮囊,他俩出去,他能放心吗。张居正思索了一下,缓缓道:“怕是玩得忘乎所以了,太宗放心,东楼不敢造次,炀帝虽曾有失德之举,但也可算作英主,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李世民舒了口气,点点头,张居正的一番话甚得他意,这些日子里,张居正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若张卿早生八百载,必邀你同上凌烟阁。”张居正被历史上有名的明君称赞,不免有些许得意,但他很快恢复了沉静,向李世民拱了拱手,悠悠然回宿舍看书去了。李世民转头看向朱厚熜,“小朱,我今晚住你们宿舍。”熜哥点点头“你随意,不要闹腾扰我静修。”李世民安静地坐了一会儿,开始走来走去,又打电话,又不小心把杨广的东西碰得叮咣响,熜哥觉得自己苍老了十岁。
        张居正把门关上,掏出手机,打出了给严世蕃的第二十五个电话。
……这里是明君能臣到处找人急成狗的分割线……
        第二天一大早,晨光尚熹微,就有两个人蹑手蹑脚地打开了寝室的门,杨广很聪明,他开的是513的门,打算李世民在就直接解释,不在就让他补个觉先,等李世民回来再说别的,赵元朗翻了个身,眼睛都睁开了却毫无反应又睡过去,把杨广吓了一跳。严世蕃就比较耿直,直接把自己宿舍门推开,结果门开了一半就被什么东西挡住了,他低头一看,看见他家张神童蜷在门边睡着了,手里还掐着手机。清明放了三天假,昨天耶律楚材和铁木真坐火车回内蒙古了,李斯和嬴政选择在嬴政自己的陵边玩耍两天,嬴政还要检阅李丞相设计的兵马俑成品质量如何,李丞相烦恼得啊,好不容易不被始皇监督,自己在他死后规划的兵马俑现在还要被检查一遍,而且还要拦着始皇不要跳进秦俑坑,李丞相心累。寝室里现在只剩下了他和张居正。严世蕃冷笑,他就出去一天,张居正连上床去睡觉都不会了,但是看到了他低着头,睡着了还没有放下手机,严世蕃的嘴角就渐渐垮下来,他瘪着嘴,有点难过,就觉得,过往的一切恩怨,不管是鸡毛蒜皮,还是生死缠斗,也都成了云烟。他就只是那个惊才而孤勇的张居正,他就只是那个张扬而跋扈的严世蕃。张居正悠悠转醒,他有些晕眩,严世蕃赶紧支起他的胳膊把他扶到椅子上,“张居正你不会在地板上坐了一夜吧。”神童点点头,一双清朗的凤目注视着他,“回来就好。”小阁老愧疚值X100。“你也太过分了,一言不合就夜不归宿。”小阁老惭愧地低下了头,一声“对不起”从唇间挤出,细如蚊蝇。他讨好似的给张居正捏肩膀捶腿,然后又去烧了热水,张居正满意地看着他忙来忙去,悠悠吐出一句“你真是过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我就是看你出去想让你帮我带个哈根达斯,果然你没看见,我还要出去自己买。你请我去米其林餐厅吃饭我就原谅你。”“张居正!”严世蕃一把把毛巾扔到他脸上,极具穿透力的声音惊醒了睡得正香的朱厚熜,熜哥抖了一下,迅速在某宝下了个隔音耳塞的单。李世民一听严世蕃回来了,箭似的窜下床冲下楼了,他估计杨广应该在李世民自己的寝室等他,如果没有,他就宰了严世蕃。
TBC…

评论(1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