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verdant

今天也在吸汤姆·希德勒斯顿先生

番外春游篇(三)

       太宗皇帝因着他多年的军旅经历,一直有着良好的作息习惯,天蒙蒙亮他就苏醒了,旁边的人还缩在被窝里,裹得严严实实,俨然一副君王从来不早朝的架势。
        杨广这个时候最消停了,安静得让他可以去慢慢回溯过往的岁月。杨广其实不善与人交往,看上谁便是直接把一捧痴情送出去。对萧后,他敬她重她,便是现在,他想起她也不禁怨自己。如此一个和顺清雅的江南女子,却被他连累,成了妺喜妲己式的妖后。想到了杨广提起萧后时的神态,李世民有些心烦地挠了挠自己的脸。头疼地想到自己和萧后还有莫名其妙的绯闻,李世民只能是郁闷了。他深吸一口气,换个视角吧。
        杨广可不知道李世民又陷入了脑洞小剧场,他睡得香甜,偶尔哼唧两声。他的睫毛如鸦羽垂落,一如千年之前。李世民心中生发出一丝甜蜜来,千年前他忧虑重重夜不能寐,而今他就在自己的枕边兀自睡得安然。李世民又想起杨妃来,杨广的,最小的女儿。当时很多人都觉得他俩郎才女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李世民弥留之际特地叫她过来,杨妃施施然曳着裙摆走到他面前。王子皇孙,辞楼下殿,成了新朝的妃嫔,她其实不愿,可却被命运推着走。李世民艰难地撑起半边身子,杨妃犹豫了下,要去扶他,被他摆摆手拒绝了。他颤抖地伸出手,掩住她的脸,只露出与那人肖似的眉眼,可他的桀骜早随他一同消散,再像也不是。杨妃做公主时的娇俏天真早就在常年累月的后宫争斗中消散殆尽。有时她会自嘲,争什么呢,反正皇上谁也不钟情。她呢,还有去钟情一个人的权利吗。可她还是个母亲,为母则刚,她看着怀中乖巧的婴儿,毅然跳进了那潭沉满尸骨与荣华的浑水里。缺了点什么。李世民的喉咙中断断续续蹦出了几个字,杨妃的眉眼写着柔顺与麻木,还有疲惫,而她本可以骄纵恣睢一辈子。她的眼睛和他真像啊,所以李世民喜欢她,她的神态和他一点也不像啊,所以李世民并不爱她。李世民喉咙里又溢出模糊的几个字来,杨妃赶紧凑过去听。“流波…将月去,潮水带…带星来。”[1]这是杨妃第一次在李世民面前流泪。
        李世民从杨妃想到长孙家的观音婢,然后是武媚,还有凌烟阁那二十四位,杨广还一副不打算醒的架势。他看着外面明晃晃的阳光,终于忍不住去推他。杨广睡得正香,被他一推惊得浑身激灵。他断片了几秒,才把目光聚焦回来,然后火气蹭地就上来了。李世民总在他开始发飙的时候恰到好处地灭了他的火。如果说之前是刻意逗着哄着,那这次纯是无意。李世民见他醒了,脸上露出轻松的神态,他绷得像根竹条的身躯垮了下来,把头埋入杨广怀里,杨广用手指拢着他半长的发。“阿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杨广抱住他:“先去看琼花吧。”
         今天的扬州烟雨蒙蒙,不影响出游,反而平添了一丝诗情。杨广拿着伞在前面走,突然回身一笑:“烟雨三月下扬州。”他的身影在雨中显得有些模糊,李世民大跨步向前抓住他的腕,杨广任他抓着,有些痛也不在意,他歪着头望他,一颦一笑间还是那个美姿仪的皇帝。
         琼花节开得很盛大,杨广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摇摇头转身就走了,李世民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只是一直跟着。到底谁带谁出来玩啊。李世民暗忖。长堤春柳是瘦西湖的名景,夭桃绿柳相间,芳菲翠色相杂。这时杨花还未落尽,李花已是开了。杨广纤白的长指点着粗糙的柳树皮:“它随我姓。”他花中挚爱琼花,树中独爱杨柳。后人把他和杨柳的命运牵扯到一起,可一提到他,柳树便是含着愁的,它的东风恨,或许千年未消。他望着长堤,这绿杨如荠绕江流,哪一棵是他当年栽下的?
      “隋家天子爱风流,抛掷江山意浪游。识得繁华成梦后,夕阳衰草已含愁。”

[1]二广最有名的《春江花月夜》。二凤吟这句有两层意思,一是弥留之际会想起最思念的人,二是月代指杨广,星代指杨妃。命运如潮水裹挟着杨广离去,把杨妃送到他面前。杨妃难得流泪,二广疼女儿,一个前朝公主,思念自己的父亲,思念远逝的少女时期。她现在的生活和当年形成了断层,突然被这句唤醒了记忆中的欢欣。杨妃聪颖,体察君心,她知道明月逝去,她只是漫天繁星中的一颗。

评论(1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