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verdant

今天也在吸汤姆·希德勒斯顿先生

番外春游篇(二)

         李世民看了眼三头宴的价格摸了摸钱包,就果断地无视杨广的抗议把他拐去吃阳春面。隋炀帝奢侈惯了,怎受得了这样的委屈,他盯着五块钱的面条一动不动,李世民就知道这家伙大小姐脾气又犯了。叹了口气,李世民苦口婆心地开始教育大龄熊儿童,掰着手指给他数:“你看看,现在三头宴但凡正宗点都要八百多,正赶上旅游旺季,得,价格又要涨,吃了这顿这两天我们就待在酒店里什么也不用干了。但是吃阳春面就不一样了,我们两碗面加一碟凉菜才花十四块,等吃完了,还可以给你买蟹粉小笼吃,这多划算。饮食但凡过得去就可以了,都是五谷杂粮,吃贵的便宜的都会生病,又能有多大区别呢,不要铺张,吃完我带你去博物馆。”杨广挑唇冷笑:“李世民,没钱就没钱,哪里那么多冠冕堂皇的道理。三头宴,朕当年可是没正眼瞧过的,现在用来果腹,却被你指责为铺张,当真是莫须有的罪名。朕从前富有四海,现在连顿饭都吃不得了?再说了,我三头宴只花两头的钱,还有一头从你身上出。”(三头宴是指猪头、鱼头和蟹粉狮子头,杨广暗骂二凤猪头😂) 李世民装没听懂:“我本来想带你去看琼花。那算了吧。”杨广犹豫了。财政大权一直握在李世民手里,杨广败家子的形象一直在大家心里根深蒂固,包括他妈妈。独孤其实最喜欢自家二儿子,正因为如此也看得最紧,这次出去多亏李世民旁征博引,雄辩滔滔,说得口水都干涸了,独孤才放杨广出去,但有个前提,钱归李世民管。所以现在杨广相当于寄人篱下,吃人嘴短。李世民看他有点动摇:“我听说东关街有很多好吃的。”杨广眼神闪烁地瞟了他一眼:“我要两份蟹粉小笼。”
     吧唧往杨广脸上亲了一口,然后飞快地解决了面条,杨广一直坐在旁边嫌弃地用袖子擦脸。李世民也不管他那一脸纠结,拉着小手坐着公交就晃到了东关街。杨广吃到了肖想已久的小笼包,从此他眼中只有它,不管李世民怎么骚扰调戏他都心无旁骛。可是有个东西它的光芒可以穿透小笼朦胧的香气,照亮杨广的双眼。李世民看着眼前硕大的字母:DiXr,内心有点绝望。
       经不住杨广的撒娇卖萌软磨硬泡,李世民干脆由他去了,但杨广还算够意思,只买了一件。换上新衬衫的杨广帅得闪闪发光,俨然一枚翩翩佳公子,许多小姑娘红着脸看他。李世民看得也很满意,比吃东西强,他想
。杨公子边走边找反光的东西照,像只招摇的孔雀,但听完李世民汇报了财富余额,孔雀就蔫了。李世民把打包好的桂花糖藕塞到他手里,柔声道:“明天我带你去个地方。”杨广张了张嘴,小心翼翼地问:“那你还带我去看琼花吗?”李世民扑哧一声笑了:“还看琼花呢,都这么穷了。”杨广噘嘴,蓄力准备怼他。把他逗炸毛了,李世民暗笑。他不慌不忙道:“再穷也带你去。”杨广经历了情绪的大起大落,最后被李世民的一句话哄得没了脾气,他扑上去,给了李世民一个熊抱,怀里的桂花糖藕包装松了,撒了李世民一身。
  杨广:没撒我身上就行。
  李世民:哪也不用去了,给我洗衣服去。比起衣服我更心疼糖藕。
   杨广:你不是说吃什么都一样吗?
   李世民:这时候你记起来了?
        洗衣服的杨广已经不是他自己,俨然成了杨白劳,他觉得自己凄苦得像棵风中摇曳的小白菜。“凶神恶煞”的地主李世仁等他睡着了又偷偷溜去把他洗得乱七八糟的衣服重新洗了一遍,然后给自己重新买了一份桂花糖藕,没告诉杨广。
@香蕉奥特曼   @阿皓没什么爱好就是做一棵墙头草   @美味的鲍汁燕窝  @Lindsay_明  @灵岚
       

评论(1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