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verdant

今天也在吸汤姆·希德勒斯顿先生

彩蛋系列~(秦晋之好后篇)

真.十六岁系列
1.     杨广最终还是输给了圆锥曲线,他扔了笔,趴在桌上沉沉睡去。李世民是把他从五三和习题卷里刨出来的。杨广不愿意再看那紫的黄的俗气的封皮:"我不想再学数学了。"这话还算客气的,杨广平时会大骂一通奇技淫巧什么的然后继续埋头做题,今天他实在没力气了。李世民叹了口气,他的脸色也不好看,他好不容易把习题写完,这才去找杨广吃午饭。他们的高中堪比衡x中学,他们虽然才高二,却也是课业繁重,他们虽然有着前世的记忆,但数学英语这种东西约等于一片空白,"那也是没办法的事,都说高考是翻版的科举。"杨广回忆自己一生,最让他骄傲的便是开运河,通丝路,创科举(高丽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吗)。而李世民也是科举制的伟大奠基者,"天下英雄,尽入吾毂。"二人执手相看泪眼,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爬出来。
  午饭后
      杨广抽出一张语文卷,so easy地写完了文言文阅读。
       "诗词鉴赏别让朕再做《隋宫》了行不行?我错了还不行吗?"
2.     杨广喜欢扬州众所周知,他现在也是。他一直有意无意地暗示他妈妈把户籍迁到扬州,独孤什么话也没说,抽出一张江苏的高考数学卷供他赏析,杨广之后再也没提过迁户籍的事。
3.     李世民的奶奶终于找到她同父异母的幼妹了,他一打开门就看见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妇人领着一个唇红齿白的清秀少年坐在沙发上,少年看到他,脸上笑容愈发灿烂。他还是表叔。李世民迅速退了出去。
李世民:"果然辈分这东西是跨不过的鸿沟。"
杨广:"表叔就是表叔,图样图森破。"
4.     老师这节课讲唐史,那大哥果然跑了。听到安史之乱的时候,李世民也出去了。杨广果然在校外的河堤那里坐着,柳条轻拂,他异常安静,李世民喜欢他安静的样子,没有算计和傲慢,只有纯粹的他自己。李世民走到他旁边,也不说话,一屁股坐下看小河。杨广一看他来了,一张嘴又变回原型:"怎么,不去听听你那孝子贤孙的光荣事迹?"李世民不吭气,很是沉默。最后还是杨广忍不住了,用胳膊肘碰了碰他:"世民,我觉得你和我印象中不一样了。"怎么可能一样,这话一出口他就有点后悔,他缺席了他的大半生,他不曾见过他驰骋疆场建功立业,他不知道他如何面对喋血的玄武门,他不知道他如何肩扛一个盛世无畏前行,他也不知道他最后的人生如何孤独。他记得的只是那个行宫前的少年,尚未加冠,英姿飒爽,有着鹰隼的目光。隔世再遇,那个少年变得多思而寡言,他心里不是滋味。李世民笑着捏了捏他的手:"你啊,只要记住那个我就好了。王朝更迭乃是稀松平常,天下分分合合,直至如今,已没有了王侯将相,过去的就叫他过去,留个念想就好,我们如今的人生还未开始,活在当下就好。"杨广也捏了捏他的手,小幅度地点了头,两人拍了身上的尘土,回到校园。
       然后他们因为公然逃课被通报批评。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