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verdant

今天也在吸汤姆·希德勒斯顿先生

秦晋之好(中,李世民x杨广)

     继续脑洞ooc~

       放学时他喜欢绕远路走,沿着一段堤岸,让柳条照拂他的脸,偶尔还会踩到平庸却含毒的野菌。

      到了家他会把有着愚蠢封皮的作业一扔,躺在床上,或是翻历史书——尤其是被他改过的那些,他越看,越觉得好笑。不同千年前的是,他有对宠溺自己的父母,更妙的是他还是独生子,这样再好不过。

       他扔了书,阖上眼帘。他越是丑化他,批评他,踩着尸骨要他衬托自己,他越在心里显得无比真实。

        灯光在书皮上镀了层金粉,蒙上亮银薄膜的字更显刺眼:《炀帝传》

       他得意洋洋地将这谥号加诸他身,可人死都死了,流芳百世或遗臭万年自己都感受不到了。他还好心地给他修了坟冢,可人死都死了,王陵梓宫与挫骨扬灰也没什么区别。史官问他:“炀帝是何种人?”答曰:去礼远众,骄奢淫逸,好大喜功,残忍暴虐。史官了然,听着魏征大人的话,顺着英明皇帝的意。

       当他还是一个真正的稚童时,他第一次遇见杨广。杨广很年轻,年轻到他还不是皇帝,只是太子,辈分上他是他的表叔。父亲行走于朝堂上如履薄冰,心中积郁在盛年爆发,显在面上就是老态。后来杨广登了基,肆无忌惮,公然嘲讽李渊为“阿婆面”,多像那些愚蠢的小学生啊。

      李渊是恨杨广的,身为姨表兄弟,他连坟都懒得给他修。杨广以羞辱恐吓李渊为乐,不过等李渊把杨广的妃子睡了,杨广也没怎么生气,可反就是反了,覆水向来难收。李世民赌赢了,从晋阳到玄武门,他从未失手。他似乎是天生为政治而生,从父亲为他取那个寓意为济世安民的名字开始。

      李世民比杨广聪明太多了,他们有着同样的隐忍,同样强悍的能力,还都有一个倒霉的哥哥,但杨广以为当了皇帝就可以为所欲为,可星辰都能陨落,从人间的至尊到孤魂野鬼,只是片刻。而李世民脸上的微笑,一直挂到了贞观二十三。

       李世民很烦大业天子那副跋扈的样子,可作为太子的杨广是如此温文尔雅,彬彬有礼,更惹李世民腻烦。杨广生得俊俏,风度潇丽,容姿端丽,飞扬眉眼中有独孤郎的神韵,虽然只得三分。昔日的侧帽风流,世间再无第二人。杨广黑发梳得齐整,美人向来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他不算好人,也不算坏人。只是被自己身上华丽的外壳晃得不知天高地厚,将自己娇惯得极任性。

        当李世民背着贞观盛世疾速奔远时,杨广在运河上荡着舟回头看他。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