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verdant

今天也在吸汤姆·希德勒斯顿先生

一个囤了很久的凤广小短篇

       吃醋吵架梗,私设有。

         其实,看起来招摇没心没肺的隋炀帝大概也是会吃醋的。

       

         杨广没想到他和李世民吵架后第一个安慰他的是武曌,他看着武曌,表情很复杂。现男友前世的小老婆兼儿媳。但他非常喜欢武曌,他自她身上嗅到了同类的气息。李世民喜欢温婉的女人,最后却选了一个坏脾气的男人。


       “都是小事,”武曌拎了一袋桃子,擦了一个递给杨广,“不用这么在意。”杨广接过来狠狠咬了一口,“那什么算大事?”武曌笑起来,她尖锐的眉角弯了下来。“上天生我,必有大用。”她伸手捏了下杨广俊俏的脸蛋,杨广拧着眉毛瞪她。“没大没小的。”以前,还有李世民可以管住她,现在李世民余威尚在,可武曌也不再是当年少女。武曌看着杨广心情甚好:“你和我长得不像,脾气挺像。说起来,我俩还是亲戚呢。我十四岁入宫,对着狮子骢发表了一番豪言壮语,之后你家陛下就不愿意理我了。”杨广囫囵着吃桃子,把桃核吐出来:“呸,什么陛下,反贼而已。”武曌推他:“嘿,你这小心眼。但是他在‘女主武氏’这个预言出来后却没杀我。你想啊,宫里有点存在感的姓武的妃子,也就我一个,我倒是真的不害怕,因为我觉得冥冥中我注定不同于其他人,我都觉得那个武氏就是我。但是李世民还是没有理会我,找了一个荒谬的理由,杀了别人。”杨广挑眉:“你确实漂亮,可惜遇人不淑,要是遇见我,保证不会冷落你。”武曌笑了:“我可不在意,我最后总能挑到中意的。再说,你说我遇人不淑,他追你的时候你怎么答应啦。”杨广气的不行,别过头不想理她。武曌追着他:“你猜猜我在宫里遇见了谁?杨妃。隋杨的杨。”杨广转过头,目光灼灼。“我和她交集不多。但是有天她喝多了,直闯我的寝宫。我走出来,她醉得摇摇晃晃,嘴里一遍遍念叨着阿耶。我走过去,捂住了她的嘴,把她扶进去。后来我才知道,隋朝过来的旧人都说,那个武才人的目光酷似前朝的炀帝。”


       杨广冷着脸不说话,每个人都和他提过去。他的过去沉得无法再提,他被骂名压得直不起腰,于是把一切都扔掉。李世民对他很好,常伴左右,悉心照拂,千依百顺。他也喜欢李世民,可是李世民不甘心仅仅停留在浅淡的温馨里,他想往他心里最深处走,对杨广可谓是密切注意。杨广生得好又有才,除去高长恭那种怪物不提的话,可谓是处处招风,他本人其实不怎么在意那些,只是坦然接受赞美去补上心里那个名为虚荣的洞。杨广从来不是个花心的人,他认定了就是认定了,他其实更气李世民,看着他当年满满当当的后宫心里憋闷又碍于面子不愿意提,他懒得提李世民当年那些事,可李世民不一样啊,李世民一副生怕把他丢了的样子,他在山西长大,连带着把醋味儿也带了过来。



        在杨广沉浸在和冯小怜高纬的群内斗图时,李世民握住了他的手腕迫着他放下手机。两个人的矛盾终于爆发了,杨广“啪”地把手机一摔,李世民脸色极难看:“你脾气怎这样坏。你每天都盯着手机,眼里还有没有我了?”杨广不肯看他,转身就离开了,正蹲在这里越想越气,而李世民沉着脸留在原地。模范情侣吵架了,在班里激起不小的涟漪。“你想和我说什么?他的三宫六院人数多到都可以找到像我的了?”武曌嫌弃他拧巴:“我现在可庆幸了,要是我嫁了你,必定是鸡犬不宁。”杨广满脸写着不高兴,他家那没头脑还在原地组织语言。武曌又捏了捏他的脸:“太宗呀,一直心悦于你,他一直寻着你的影子,却不愿意去找一个酷似你的替代品。”杨广横了她一眼:“我知道,你男朋友来了。”李治抱了束花,面对杨广心中千回百转不知如何称呼,最后一切都凝结成一句“您好”。武曌拉着李治的手离开了。他低下头,和女友窃窃私语。


      李治迎面遇上了李世民,他和武曌对杨广的调笑被听得一字不落,李世民凝视他俩牵在一起的手,冒出了一句:“挺好的。”李治愣了一下,然后露出笑容,他前世的父亲也是少年模样,让他心中生发出亲切。他的手指了指杨广的方向,李世民拍了下李治的肩,径直过去了。


     “阿摐,和我回去吧。”杨广低着头不看他。“阿摐,别生我气了。”杨广白了他一眼,“找你的温婉佳人去。长孙皇后贤德,徐氏貌美有才,还有什么阴德妃,燕贤妃,你尽管去找吧。最后,离我家小杨越远越好。”李世民忍不住地笑了,他是醋了。当年他冷眼看着那些女子被观音婢领着,把后宫打理得井井有条,对着他永远都是温婉谦卑,她们都很好,可他只觉没有后顾之忧又去埋首政务。那时武曌突然出现,激起他少年回忆。

      

        若隋炀帝有这样一匹烈马,他也愿执尖刀匕首为他驯服它。


         那时隋宫里的少年,搭起羽箭,箭指着被豢养的鹰,而不是鹿。


         可惜隋炀帝不喜烈马,他身旁伏着温驯的山羊。萧后只有一个,她不争不抢,却占据了那人的大半生。他接到长孙的电话时是惊讶的,却也控制不住地窃喜,他对杨广的那点小心思,有最俗气的嫉妒,占有欲,只盼着他的目光随时在自己身上。


     “你猜猜,观音婢找了谁?”杨广高冷依旧,勉强允许他说下去。“萧皇后。”杨广一个趔趄往前栽过去,李世民赶紧拦过去,把人揽到怀里。“你们这两个人…阿萧都不放过…”李世民赶紧撇清自己:“我和萧皇后什么关系都没有啊。”眼前是阿萧温柔的笑脸以及长孙家女孩倔强的表情和对他的些许敌意,杨广眼前发黑,半天缓不过来。李世民搂着怀里的少年,暂时克制住揩油的冲动,他吻着杨广的黑发,“我偏对一个脾气糟糕的男人情有独钟,我找到他,护着他,然后,共度一生。”杨广抬头,欲言又止。“阿摐,今后我不会再和你吵了。”杨广没反应,李世民内心惴惴不安。半晌杨广开口:“手机没摔坏吧?”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