葳蕤verdant

今天也在吸汤姆·希德勒斯顿先生

破产叔侄(美剧《破产姐妹》au)

cp主凤广,有恭纬胤煜,这几天刷了破产第五季,突然觉得max版二凤应该很有意思,破产的贵公子就是wuli二广呀

       秦晋面馆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他穿着一身定制的白西装,眼睛睁得像鹿,像误闯马厩的贵族,他艰难地在餐馆里跋涉,试图找到落脚之处。

        春天永远是春天。杨柳缝隙中是,脏乱油腻的餐馆中它也在。餐馆中唯一的服务员无视了所有的食客,专心致志地批评在餐厅展示板上写了错别字的高纬。"你的字像是被腰斩的绿毛虫死前最后的挣扎,而且这种挣扎毫无意义。"收银员翻了个白眼,无视了他,低头把吉他拨弄得震天响。李世民习惯了他的无视,并且也不打算放弃他的吐槽。他兀自在收银员面前的盘子里抓了一把薄荷糖,这是餐厅免费送给食客清口气用的,但不知什么时候起开始被李世民和高纬据为己有,瓜分殆尽。他转过身,背靠柜台,像看马戏团一样看着喧嚣的餐馆。突然一个人来到他面前,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先生,你走错了吧,米其林在两条街以外。"对方摇摇头,露出一个虚伪又尴尬的笑容,"我是新来的服务生,没有走错。我在手机上搜了中产阶级绝不会去的餐厅,第一个就是它。"一向什么也不在意的李世民面对这位新同事有些不知所措,高纬在他身后对着电脑昏昏欲睡。老板朱厚熜不知什么时候从他的迷你办公室滑了出来。他半闭着眼,一步一顿,他把油烟当作了缭绕的仙气。李世民真怕他会被地板的坑绊倒,然后糊一脸油。好吧,他其实有点期待。"我来问道无余话,云在青天水在瓶,你们有的人是水,有的人是瓶。""我是水瓶,"李世民答,"我一月生日。"朱厚熜白他一眼,他看向那个贵族,"欢迎小杨入职。"杨广颔首微笑,风度翩翩。"你们好,我叫杨广。"李世民看一眼这身高腿长的美青年,"很好,餐厅又多了一个比你高的人。"朱厚熜炸了:"李世民你把顾客晾在那,在这插科打诨,工资还要不要了?快去带小杨干活。""我无所谓,你上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发,我怕是这个餐馆的收入都不够你炼丹的。"嘴上这么说,但他还是领着杨广去换衣服,他那么主动当然不是因为朱厚熜。

      杨广长了一张漂亮的脸,他气质高贵,生来就应该被所有聚光灯瞄准,不像他,自幼便颠沛流离。他的聚光灯正用小指捏着基佬紫的制服,"这个颜色…就像烂醉的茄子。"李世民哈哈笑起来,看着杨广把巨大的污渍展示给他看,污渍大得像茄子脸上的红晕。"这件制服上任主人是个从中亚来的混血,他喝光了餐厅里所有的酒,之后就穿着它在地板上睡觉。"杨广的脸瞬间比茄子还扭曲。"呃…我可以把它先消个毒…再穿吗?"李世民耸耸肩:"可以呀。"杨广如蒙大赦地把衣服扔回去,他对着这娇生惯养的公子哥,不知为什么,一句嘲讽也无。他知道他是谁,长安城前任首富杨坚的二公子。杨家的夺嫡大战闹得满城风雨,大公子名正言顺,二公子精明强干且有母亲支持,他们的一举一动都霸占着长安日报财经版的头条,所有人都期待着这场战争的结果,结局却是杨坚以诈骗的罪名被警方带走,财产冻结,将面临十年以上的刑期。大公子迅速投奔岳父,而倒霉的二公子被西梁集团退了婚,下落不明。"杨坚他几乎骗空了整座长安城!"朱厚熜当时捏着报纸一脸愤慨,"那你损失了多少?""零。"朱厚熜答,"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他道德上的谴责!"

       李世民问高纬朱厚熜为什么多招了一个服务生。高纬转了转眼珠:"他大概是要搞牵制吧,怕你一家独大。"李世民笑出了声:"但凡有的选,谁来这比鬼故事还吓人的餐厅?"两个人笑得房顶都在颤,当然他们声音并不大。高纬下班就被一个片警接走了,好像是他哥。杨广不熟悉餐厅,选择了态度良好的微笑服务,李世民在气哭又一个女顾客后拦住了他,"你不能这样,你笑的话我的态度也要相应地提上来。咱们这里不是美国,没有小费。"杨广愣愣地从兜里掏出一把零钱,"可是我卖出了冷藏柜里的点心。"李世民吓了一跳,"那是我做来玩的。"杨广同情地看着他,仿佛他是个金矿在眼前却绕着走的傻子。"你的点心比这的饭菜卖相好,我们可以尝试包装一下,卖出去挣外快,我可以帮你,挣的钱五五分。"李世民看着面前眼露精光的青年,半晌才蹦出了一句"资本家。"

      两个服务生走得最晚。李世民锁了门,他旁边的杨广裹紧了西装外套,早春的夜晚还是微凉。李世民试图无视他,杨广突然打了个喷嚏,李世民再次无视他,杨广打了两个喷嚏,李世民猛地回头,"你晚上住哪里?"杨广拧着眉毛,"我还没想好,母亲去外地找律师了,我身上的钱也花光了,这里的地铁安全吗?"杨广这个人有一个特点,他身上一旦有钱,他会立刻把它花光,买一些有的没的,他尤其喜欢华而不实的东西。比如他被赶出来时,身上仅剩的1000多块,被他用来买男士神仙水。路灯昏黄,李世民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杨广,他眉目端丽,眼尾扬起流丽的弧,暖黄的光为他白皙而棱角分明的脸镀上柔金。李世民只看一眼便移不开,是的,他喜欢男生。"你来我家住吧。"他说。杨广落寞的神情瞬间消失,他眼睛亮亮地点头。

      不过李世民的住处完美地刷新了杨广对家的认知。他以为自己来到了核爆后的现场。他站在门口踟蹰,直到李世民回头看他才慢慢挪进去。杨广手里提着一个旅行箱,现在这是他的全部身家。他看着李世民像推土机一样铲除了沙发上的书法帖,这个沙发他也说不出确切的颜色,只能说像是蓝的。蓝色让人冷静,很好。"我今晚睡这里?"他试探着问了一句,绝望地等来一个肯定的回答。

评论(5)

热度(24)